赚了10亿美金,陌陌却不是阿里投资的成功案例?
分类:365体育 热度:

  原标题:赚了10亿美金,的成功案例?| 前操盘手回忆(五)

  虎嗅注:本文是《阿里投资:一个昔日操盘者的回忆和思考》的第五篇。在前面的章节里,张鸿平讲述了阿里投天宇朗通、投陌陌、投快的的故事。一个急需解答的问题或许是,作为产业资本,到底该如何衡量一个项目的成功与失败。在接下来的内容中,鸿平跟我们分享了他的思考。

  口述丨张鸿平

  整理补充丨王立娴

  思考3:产业投资的挑战(上)

  如何衡量一个项目的成功与失败?

  在一般的VC机构里,衡量一个项目的投资是好是坏,是一道算术题,投资回报率一项几乎可以回答全部问题,但是在产业资本里,由于投资的出发点不一样,情况就要复杂得多。我在阿里那几年,从财务角度来讲阿里资本赚了几十亿的美金,可能比大多数的投资基金都要好很多,甚至能与红杉、启明、晨兴这些回报最好的基金相提并论。因为我们投资了很多的公司,包括美团、陌陌、物流、滴滴(快的)、宝尊……这些都是有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回报。

  比如投资陌陌的时候我们不到一亿美金的估值进去,现在大概六十亿美金,而且占了很大的比例,通过几次退出,陌陌一案至少为阿里带来了超过10亿美金的回报。美团也是B轮,当时估值1亿5千美金,现在大概五百亿美金左右,翻的倍数很多。快的就更不用说了,几百万人民币就占了20%,那时候是非常非常低的估值进去的。阿里资本四年投资下来整体拥有十几倍的回报。但是,这个评判标准是对产业资本的第一个挑战——“赚钱”是不是投资评估成败的关键性指标?

  显然不是。特别自从2014、2015年之后,阿里对投资的主流观点就是根本不要考虑财务回报,“战略价值”是投资对阿里意义唯一的指标。

  从对一个上市公司的短期评估而言,这个观点无可厚非。因为财务投资产生的利润是“dollar for dollar", 不会和经营利润一样按市盈率放大到公司市值上,而经营性利润是以市盈率放大几十倍反映到整体市值上的,而公司的市值是对评价公司的最重要的指标。所有的人都在看运营产生的利润。

  问题在于,战略投资的价值如何评估?是否有可量化的评估标准?财务意义上“赚钱”的投资和战略投资是矛盾的,还是可以是一枚硬币的两面?

  产业资本需要给公司整体业务提供最大的价值,但如何给公司提供最大价值,有时候并不那么清晰。比如,阿里内部有人认为,尽管在陌陌身上,阿里赚了超过10亿美金,但这并非阿里一次成功的产业投资。这里提出的一个问题是,业务上没有深度合作的产业投资是不是就不成功?

  我认为,既然衡量产业资本投资成败的并非单纯的财务维度,那需要根据不同案子明确你的投资目标。

  举例而言,就陌陌这个项目来说,当时的阿里对其团队、产品都是相当乐观的,一是公司本身比较强,二是阿里希望能在无线社交领域扶植一些公司,跟微博。

  能否真正跳出业务,为长远布局,留下未来的空间,这是对产业资本和对产业资本有投资决定权的职业管理人的挑战,产业资本决策人不应该认为“财务投资”只有单纯的财务属性,而忽略了从被投公司基本面考虑问题,从而忽略了对公司长远利益、未来格局和大战略的好处。

  阿里现在会非常看重通过投资来与本公司进行业务整合。但我认为,如果做业务整合的投资固然重要,但实际投资圈会变窄,会忽略掉很多生态圈里的朋友和业务。标的企业是否能与公司主体产生一个合力非常重要,或者说,是否能够成功地整合是衡量产业投资的一个评估标准。但是坦白说,要实现这一点,通过少数股权投资其实是很难实现的。

  少数股权战略投资目的是先占一个位,再谋求战略或战术层面的合作,建立自己的生态圈、合作伙伴群,或制衡竞争对手。不用这种方式会错失很多优秀的公司,当然,被投业务和自身业务有发生较大重叠时,少数股权投资就不合适了。有时候不仅没有在业务上产生合力,甚至有些案子与阿里自身业务还形成了左右互搏的竞争局面。比如当年的阿里文娱和优酷。起初,阿里投资优酷只是很少一部分,但是当时阿里文娱与优酷在业务上的各自为政,难以协调,之后,索性把优酷给收了过来。

  也是在差不多这个时候,乐视出现在了阿里投资团队的视野里,2014年11月,我记得那时候当时马总第一次跟我说,贾跃亭来找他说这个事情。

  那时候我们给出的建议是“零或一”——要不就不投,要不就全资收购。 

上一篇:二手车电商:盈利未至口碑下滑 事故车成新痛点 下一篇:丰田不久将支持谷歌Android Auto车载信息娱乐平台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